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回到明朝做昏君 > 第二五九章 去福王府拿人

第二五九章 去福王府拿人

回到明朝做昏君 | 作者:纣胄| 更新时间:2020-11-21 09:14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陈四海就静静的坐在那里,看着廖忠一件一件的招供着自个儿的案底子。

    等到廖忠说完之后,陈四海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,然后淡淡的对另外一侧的文书说道:“让他签字画押。”

    没有丝毫的犹豫与迟疑,廖忠很干脆的伸手蘸红泥按手印,直接就签字画押了,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陈四海看了一眼廖忠的认罪供状,轻轻的点了点头,递给身后的人,直接说道:“行了,归档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廖忠顿时松了一口气,正想再说什么,只见陈四海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离开审问大堂,陈四海来到了后面的二堂。

    这里的审问也在继续,审的都是廖忠手下的官员,以及大小的胥吏。

    这些人招供的速度显然比廖忠要快,但是他们与廖忠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甩锅。

    廖忠把锅甩给了福王,至于这些人,自然是把锅甩给了廖忠。

    对此陈四海根本什么都没说,一切都有查到水落石出的时候,现在自己手握着证据,一切都可以顺利的往下进行,用不着和这些小喽啰过多的纠缠。

    自己是什么人?

    通政司巡查司司丞。

    跟他们掰扯,太跌份了。

    于是陈四海直接找到洛阳锦衣卫的千户陈百里,他来到陈百里的面前说道:“陈千户,跟着我走一趟吧,我们去抓人。”

    陈百里顿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还去抓?

    这不是已经抓够了吗?

    他有些迟疑的看着陈四海,随即就反应了过来,心里面顿时忐忑不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陈四海和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,陈百里就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毕竟以陈四海这么高的官位,这么重要的人物,不可能只是为了河南府这些官员来的。

    这些官员虽然也很重要,但是根本用不着陈四海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陈百里当时就猜肯定还有其他的大人物要动,没想到现在成真了。

    在洛阳这个地方,谁是大人物?

    用脚趾盖想一想都知道,那就只有洛阳城中的庞然大物——福王府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陈百里觉得陈四海要对福王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瞬间冷汗就下来了,觉得自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锦衣卫的确是天子亲军,也的确是声名赫赫,曾经办过的大案子,打死的大人物,那也是非常多的。

    可他只是一个锦衣卫的千户,这个买卖不好干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问题吗?”陈四海看着陈百里,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陈四海心里面已经有了想法。他觉得依靠锦衣卫不是办法,回去之后一定要组建自己的队伍用来专门抓人。

    用锦衣卫人实在是太不方便了,一来担心泄密,二来担心他们不听话。

    虽然锦衣卫的行文之中说的很严厉,可是陈百里还是很纠结,因为他真的害怕。

    这个巡查司的陈四海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来,鬼知道锦衣卫上面会怎么说?

    如果出了事情担,责任的肯定是自己,不可能上面的人担责任。

    正在陈四海准备要再次说什么的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一个略微有些低沉的男人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仅仅是四个字,却是掷地有声,震撼了大堂里面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随后呼啦啦一群人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与陈百里带来的人不同,这些人的装备要好的多,清一色的飞鱼服绣春刀。

    为首的人则是一身红色的麒麟服,腰间同样带着绣春刀。

    来人是一个生脸,很多人都不认识,甚至连陈四海也只是觉得面熟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人的麒麟服可就不一般了,这一看就不是锦衣卫的标准配置,而是皇帝钦赐的。

    嘉靖年间的锦衣卫指挥使张爵,得到了嘉靖皇帝赐四兽麒麟服、銮带绣春刀、银鎁瓢方袋三事。

    嘉靖帝巡幸承天,特命张爵“充前驱使事,—切机务悉倚毗焉,仍加食都指挥佥事俸。

    要知道锦衣卫虽然穿的是飞鱼服,不过“飞鱼服”是个大名称,凡是装饰有飞鱼纹样的衣服都叫飞鱼服,而纹样包括这样过肩式的、补子式的等等,衣服款式则各种都可以。

    真正的飞鱼服,那是要皇帝亲自赐予的。

    据陈四海所知,当今锦衣卫都指挥使骆思恭得到皇帝赐予的也只是一件麒麟服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人一样穿着麒麟服,这就很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这个人可不是骆思恭。

    那这个人是谁?

    一边的锦衣卫陈百里眼睛都要瞎了,这是要怎么了?

    怎么什么大人物都往洛阳跑?

    看看来的那些人,哪一个自己都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来人根本没搭理陈百里,直接走到陈四海的面前,躬身道:“锦衣卫副指挥使许显纯,参见陈大人。”

    许显纯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陈四海听过,他也终于想起来在哪里听过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京师里面闹过一些事情,骆思恭引起了陛下的不满,那个时候许显纯被陛下招到了皇宫里面,具体说了什么不知道。

    此事也没有闹腾的太大,毕竟他们不太关心锦衣卫的事情。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许显纯了。

    看他这个样子,显然是为了自己而来的。于是陈四海说道:“不知道许副指挥使来此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回陈大人,卑职是奉了陛下的圣旨,来到洛阳辅助大人的。”许显纯缓缓的说道:“陛下担心大人到了洛阳之后身边没有可用的人,也担心地方上的人过于迂腐废物,所以特派我来。有什么事情请大人尽管差遣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虽然许显纯只看着陈四海,但是一边的陈百里却觉得自己被骂了。

    迂腐废物说的就是自己吧?

    可是陈百里这个时候根本不敢站出来,甚至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缩,让其他人全都看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陈四海听了许显纯的话,脸色缓和了不少。果然是陛下的安排。

    心里面感叹了一句陛下圣明,陈四海对许显纯说道:“本官要去福王府拿人,你可敢跟着本官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锦衣卫眼中只有陛下的圣旨。”许显纯缓缓的说道,语气十分的平淡,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许显纯才继续说道:“陛下让卑职听大人的命令,自然是大人让做什么,卑职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之后,陈四海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就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谁都没有再废话,到了这里来就是做事情的,没有必要再费口舌。

    大家本就是合作的关系,尿不到一个壶里面,交情的事情就不用了。

    知府衙门被拿下的事情自然已经传遍了洛阳城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是大事情。于是知府衙门门口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不少人是来打探消息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知府衙门门口站着锦衣卫,他们别说上前去询问了,连靠近一点都不可以。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只知道知府衙门犯事了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,知府衙门里面突然冲出来一群人。

    锦衣卫浩浩荡荡的开路,一群人沿着大路就向另外一侧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开始大家还有一些莫名其妙,但是目标很快就被推出来了。

    目标就是福王府!

    在判断出这群人要去福王府之后,无数人开始大惊失措,也有人震撼不已,同时关于这些人的猜测也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直接就在支知府衙门把所有的官员全都拿下了,还敢去福王府。胆子太大了吧?

    洛阳县衙门之中。

    陈奇瑜正在喝茶。

    师爷李芳正陪在一边,此时的他脸上还带着震惊,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。

    半晌,李芳说道:“大人,这京城来的陈大人当真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在意的倒不是这个,他们虽然快速的拿下了知府,但那是他们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让本官没想到的是,他们居然能够调动锦衣卫,当真是出人意料。”陈奇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,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边的李芳也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,赞叹的说道:“恐怕以后通政司这个巡查司衙门的名号,会吓坏不少人。”

    李芳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兴奋,同时还有一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陈奇瑜也笑了。

    刚想说点什么,只是还没等到他开口,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,一个人在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芳连忙快步的走了出去,很快他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陈奇瑜的面前,脸上全都是震惊,语气之中也带着不敢置信的说道:“大人,陈大人已经带着人去了福王府,据说同行的有不少锦衣卫。”

    “为首的锦衣卫是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大员,洛阳的锦衣卫千户廖忠只能跟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之后,陈奇瑜脸上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,说道:“显然这些人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准备的,陛下果然圣明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陈奇瑜站起身子说道:“带上咱们的人,咱们也去福王府。”

    李芳看着自己家大人,有些迟疑的说道:“大人,那位陈大人不是说不让咱们插手吗?况且要对付的是福王府,咱们的人去了也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了一眼李芳,陈奇瑜沉着脸说道:“这次要动的是福王,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。带着咱们的人过去看看,如果没有事情,自然是好的;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陈奇瑜一定要帮帮场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陈奇瑜大步的向外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面早就坚定了想法,如果事情一切顺利,他自然不插手;如果真的闹出什么乱子,他是一定会出手的。

    陛下圣明,陈四海陈大人不惜个人名利,在这样的情况下,他陈奇瑜岂能作壁上观?

    无非就是一些名声、一顶官帽子,不要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在陈奇瑜带着人出发的时候,陈四海已经带着人到了福王府。

    福王府在洛阳就是一霸主,所以福王府的门子自然也傲气的很,一般人他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,门子却有一些心虚了,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,来的这群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些人全都站在后面,上来叫门的是锦衣卫千户陈百里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锦衣卫的千户,能让他在前面给叫门的,可见身份何其不一般?

    尤其是这里面还有锦衣卫,那就说明这些人的地位肯定比陈百里高很多。也就说明了一件事情,这些人是京城来的。

    在洛阳的地面上,没有人比陈百里的地位更高。

    能在王府看门的,自然也是足够机灵的人,连忙笑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陈百里也没废话,直接说道:“通政司巡巡查司陈四海陈大人,锦衣卫北镇抚司副指挥使许显纯许大人,求见福王。还请代为通传。”

    门子听了这话之后,顿时就是一激灵。

    果然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通政司巡查司他没听过,但是锦衣卫北镇抚司,这可不是没听过的衙门。

    于是门子连忙说道:“我这就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撒腿就往里跑了。

    很快,门里面就有了动静,出来的是一个老太监,脸上带着微笑。

    他笑着对着眼前的一众锦衣卫拱手说道:“咱家是王府总管李玄,见过两位大人。不知两位大人今日到王府来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陈四海看了一眼眼前的李公公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巡查司办事,闲杂人等不得过问。本官要见福王。”

    听了陈四海的话之后,这位福王府的李公公的眼睛直接就眯了起来,缓缓的说道:“这里可是福王府,也不是什么闲杂人等都能见王爷的。”

    陈四海刚想说什么,一边的许显纯已经上去了。

    许显纯一把抓住李公公的衣领子,往下一拉,膝盖猛的顶在李公公的肚子上,随后将他像麻布袋一样扔到了身后,直接对手下人吩咐道:“掌嘴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到洛阳来,许显纯很清楚自己是来干什么的。说白了,就是来背黑锅的,为这位陈四海陈大人背黑锅。

    陛下就是让他来干这个的。所有得罪人的事情全都要自己来干。

    在许显纯看来,福王府都要趴下了,福王府的一个区区太监也敢在这里造次,真当自己是宫里面的那几位公公?

    这种人就不用客气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拎着李公公,上去噼里啪啦就是一顿大嘴巴子,更是毫不客气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