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抗战韩疯子 > 257 惹怒

257 惹怒

抗战韩疯子 | 作者:深思文学| 更新时间:2020-11-21 09:15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……在独立团当政委也有一年多了,身边接触的是一群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工农,虽说不上彻底融入,赵刚的那股子文绉绉的书生气息却也日益消退。

    赵刚太明白这些简单朴实的战士们都想的是什么了,结婚嘛!就是男人找婆娘,然后上炕生娃过日子,瞧,多么简单的事情,还有什么好啰嗦的呢?

    说了几句,赵刚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韩烽站起来打了个哈哈:“一切都在酒里了,政委要是有啥说的,先端了酒杯再说,大家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对对对——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,战士们早就眼馋那一桌子的吃食和水酒了,嗓子都干巴的快要冒烟,似乎没个几碗酒灌到肚子里都不舒坦。

    李云龙乐道:“三愣子说的对,我说老赵啊!你别磨叽了,先让战士们把酒倒满了再说啊!”

    赵刚点了点头,早就迫不及待的战士们争着抢着,热热闹闹地玩笑中都把自己面前的酒杯倒满了酒,这酒也是韩烽托老乡在县城里买的,算不得好酒,可重在量多,管够呀!

    只是酒杯就显得有些小了,这酒杯是从几家老乡那里凑来的,一杯酒顶多半两,赵刚就怕战士们闹和起来管不住自己的嘴巴,再喝的和烂泥一般,先不说安全问题,影响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赵刚在来独立团的时候,李云龙就和人家老赵约法三章了,独立团生活上的事儿赵刚说了算,军事上的事儿李云龙说的算。

    虽然一年多相处下来,赵刚和李云龙好的都快穿一条裤子,早就在生活和军事管理方面不分你我,事事都是商量着来的。

    可宴席摆起来的时候,李云龙想用大碗喝酒,赵刚不同意,说生活上的事儿归自己管,李云龙也无话可说了,只得苦着脸不满意道:“得得得,我的大政委,您是老大,您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此刻只能装上半两酒的酒杯里都倒满了酒,可政委和团长没有带头,谁也没有先喝,赵刚让战士们都坐下之后,自己站起了身,开始用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工农方式说话了:

    “今天是团长大婚的日子,用团长的话说,我就不啰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李云龙瞪着眼乐道。

    赵刚道:“所以我就在这里喝上三杯酒。

    这第一杯酒,我敬秀芹嫂子,替独立团的所有战士敬你!向你道个歉,为啥呢?我独立团穷的叮当响,让你嫁到独立团来,太委屈你了,远的不说,这婚礼办得太寒酸了,就连给新娘子做身像样的衣服都没有,以后你生活在独立团,还是少不了遭罪。”

    赵刚说到这里,忍不住摇头感慨:“秀芹嫂子,你说我就不明白了,我们独立团好歹一千多号人,青年才俊也不是没有,你为啥就偏偏选中老李这个大老粗了呢?你瞧瞧他,要模样没有模样,要钱没有钱,除了脑袋大一点儿,还有什么凸出的地方?大家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哦——

    战士们跟着起哄,笑声萦绕小院。

    李云龙的脸上都快要笑出一朵花来:“嘿嘿,你们还别笑,就是因为我这大脑袋,人家秀芹才看上咱的,秀芹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被李云龙含情脉脉地盯着,纵然一向泼辣,敢爱敢恨的秀芹也羞红了脸,哪里还能说出一句话来,只是低着脑袋羞涩,任凭这些男人们说笑着。

    直到大家笑的差不多了,当了新娘子的秀芹才重新抬起头,大大方方地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道:

    “政委,还有独立团的同志们,俺嘴笨,啥也不会说,俺只是知道,俺能嫁给团长,俺是打心眼儿里高兴,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幸福过,以后团长是俺男人,独立团就是俺的家,大家都是俺的亲人,俺愿意和俺的亲人们一起吃苦,一起打鬼子。”

    好——

    “这样好的嫂子,大家伙儿还有啥好说的,端起酒杯,大家一起干了。”韩烽带头之下,一百多战士一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一杯酒下肚,赵刚紧接着端起第二个酒杯道:“这第二杯酒啊!我还是敬秀芹嫂子,这又是为啥呢?大家也都知道,革命和打鬼子最缺的是啥?是人啊!我独立团人手少,要想壮大,就得有人,这次团长大婚,咱们总算是看到希望了,等结了婚,老李他说啥不也得生个十个八个,都够组成一个班了,只是这事儿可不是一个人说了算,还得看他老李有没有这个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在战士们再度爆发的哄闹中,李云龙拍着胸脯乐道:“这肯定没问题,生孩子就和打仗一样,你们就看我冲锋陷阵吧!”

    秀芹这会儿终于羞的不行了,想拿拳头狠狠地捶李云龙几下,到了胸口却又舍不得,只是温柔地砸了两下,以示羞愤。

    李云龙道:“都说文化人儿会说,今儿个咱老李算是见识了,三愣子,你快帮老子把老赵的嘴巴捂上,再让他狗日的说下去,老子怕是连洞房都进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——

    战士们笑的捂着肚子,险些钻到桌子下面去了。

    赵刚将第二杯酒一饮而尽之后,又端起了第三杯酒道:“这最后一杯酒呢!我还是敬秀芹嫂子,说归说,咱老李那还是条好汉,秀芹嫂子嫁给老李,苦日子归苦日子,心里却永远舒坦,啥话也不说了,祝福两位白头到老,幸福美满,我先干为敬。”

    大婚的气氛随着赵刚的三杯酒达到了顶峰。

    李云龙这个时候已经乐得把什么承诺都忘到脑后了,就像旅长陈说的那样,李云龙那小子就不能表扬,一表扬就得意忘形,忘了他姓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不,李云龙忘了对赵刚不酗酒的承诺,大喊道:“酒杯太小,喝的不过瘾,炊事班,换大碗来,咱们今天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不料赵刚立马阻止道:“换什么大碗,就三杯酒,再喝就误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龙不满道:“能误什么事儿?三愣子这次带回来的酒多,管够,今天是我大婚,老赵,你少扫老子的兴。”

    性格宁折不弯的赵刚道:“就三杯酒,我们早就说好的,生活上的事儿归我管,这三杯酒已经是破例了。”

    赵刚忽然和李云龙吵上,欢悦的气氛立马被破坏的一干二净,战士们是端着空酒杯发愣,谁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李云龙没想到自己大婚的日子他老赵还这么不给面子,老赵没来之前,他李云龙带兵,谁敢在他面前说半个“不”字?

    李云龙的眼珠子瞪得滚圆:“老子喝个酒你也管,那好,这酒是三愣子那小子带回来的,三愣子,你说,这酒还能不能喝了?”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