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再活一万次 > 第三百五十章 预想之外的状况

第三百五十章 预想之外的状况

再活一万次 | 作者:兰帝魅晨| 更新时间:2020-11-21 09:1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董事连忙解释说:“我没有编故事,这事黄毛太子不知道,我想着办成了再帮他追肖霄,落个人情……别打电话啊黄金哥!我真没说谎!”

    陈问今听了就觉得扯淡,拿起电话就准备直接痛快了结,反正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他,没想到一直没敢多说话的杨梓梅突然弱弱的说:“董事说的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陈问今看她那样子,倒是被勾起了点好奇。

    董事连忙感激的说:“是啊!杨梓梅能作证,我真没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没骗我,那就是你骗我了?”陈问今质问之下,杨梓梅连忙摆手否认说:“我没骗你!是你一直在说黄毛太子!我没说过是黄毛太子!”

    陈问今想了想,得……杨梓梅还真没说过,一直说的是他,他,他的代称。

    “之前聊的他都是指董事?”陈问今追问,杨梓梅点点头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好奇,你们俩这是怕他怕到合起伙来坚决撇清他的干系了?来,开始你们的表演,看你们能把黄毛太子洗成什么样。”陈问今倒是不着急了,看见有人恢复了些想爬起来,走过去一脚踹倒。

    又一个人要爬起来,还没等陈问今过去,那人就连忙抬手示意别打,然后自己靠坐在桥下,示意无害。

    两辆面包车的车钥匙陈问今让杨梓梅拿过来了,倒也不怕那人跑,示意那人安分点,就由他在那坐着,只是冲董事和杨梓梅示意可以开始说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没骗你,一直是董事养我,我只是陪过黄毛太子几次,没别的关系。”杨梓梅说完又连忙说:“我就知道这个,只是证明下董事没说谎,别的什么我都不知道!包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,也没看,董事交给我时就让我别自己偷看,其它事情我真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陈问今招手喊了杨梓梅到面前,低声问她说:“知不知道黄毛太子之前祸害一个女孩的事情?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是王帅调查知道的,还让一个参与案子的警察一直义愤填膺而无力改变。

    杨梓梅小声说:“那件事情我知道,那个女孩董事得手了之后又想讨好黄毛太子,结果那女孩不同意,董事就对黄毛太子说那女孩喜欢他,愿意晚上陪他,但有点不好意思,会喝醉了方便半推半就。本来想着事后再哄哄那女孩给点好处,他经常这么干,玩过一两次的就会故意让黄毛太子认识,看他喜欢的话,就想办法送给黄毛太子玩,女孩不愿意了董事就善后。那次是女孩性子太烈,董事兜不住,就求黄毛太子搭救,黄毛太子生气骂了他一顿,说他又不缺女人不该干这种事情之类的话,但最后还是救了董事。黄毛太子就对他爸说事情是他干的,这样才逼了他爸不得不兜底……”

    陈问今觉得这故事编的太离谱了点……这不是把黄毛太子洗白啊,这是快洗出好属性了!

    “铁岭三娇除了小铁,都是董事养着的?他有那么多钱?”陈问今寻思着没道理杨梓梅会和董事预先串通这样的故事,因为她们也不会知道他黄金知道这事,更不会想到今天会这么翻船,所以一会再单独问董事印证,这事的疑问就不大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是跟董事他爸的,我就是她带出来的。”杨梓梅言语间倒听不出来对这事有什么强烈的怨恨,大约她并不讨厌自身所处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董事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工夫琢磨肖霄的主意去讨好黄毛太子?”

    “就你问的那件事情之后黄毛太子对董事没以前那么信任了,黄毛太子也被他父亲狠狠收拾了一顿,零花钱都少了一半,还禁足在家一个月,天天晚上跪着面壁思过一小时。黄毛太子可能也觉得董事不是他以前以为的那样,对他有点疑虑。董事一直都想补救,但也不敢再拿被他套路过的去糊弄黄毛太子了,最近听到黄毛太子说了好多次肖霄太漂亮,真没见过那么漂亮之类的称赞话,就琢磨着如果办成了这事,应该会换到黄毛太子的原谅。所以就特别下工夫。”杨梓梅说完,又连忙说:“反正我知道的是这样,董事是不是真的完全为黄毛太子都是他说的,我了解的他们俩的交情变化是真的很明显,但董事有没有别的目的,他自己是不是想打肖霄的主意我就不知道了!我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这些人你见过吗?”陈问今继续发问。

    “见过好几次,董事说是他爸手下一个公司里的人,其实都是打手,催债闹事动手的事情都做。”杨梓梅知道的还不少,末了,她又低声问了句:“你说能给我介绍更好的老板,是不是王帅呀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猜是王帅?人家那么阳光灿烂看起来心无城府人畜无害,你觉得是跟董事一路人?”陈问今不答反问,倒是明白杨梓梅这么积极的缘故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知道你身边的人,也就他了吧?人的表面哪里看的出来,董事看起来也人畜无害。”杨梓梅说着,又满怀希冀的望着他问: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替你问,有意向你们就单聊。”陈问今说罢,又问了句:“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放过董事?”

    “你狠的都敢开车撞人了,被这么算计了还不把他整的翻不了身啊?”杨梓梅轻声说完,退了下去,心里想的是,只看表面果然没办法知道一个人的真实。

    陈问今不予置评,只是招手示意董事到面前,也问了王帅调查的那件事,董事的说词跟杨梓梅稍有不同,说是那女孩本来答应的很好,愿意为了钱陪黄毛太子,事后又后悔了闹腾不休。除此之外,大体没差别,考虑到董事理所当然会设法开脱自身的责任,这点差异很正常。

    陈问今又问了些事情,对照董事和杨梓梅的说词,黄毛太子还真跟预料的不一样似得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黄毛太子的父亲管他挺严厉,给的钱也不多,那他车哪来的?日常开销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出了不少,我爸不给我多的钱在手上,但有事跟他说了,他就给,黄毛太子那的费用更是爽快,所以我刚开始跟黄毛太子一起玩,就是能多要点钱,在我爸那多说点,我就能多留着点。其实小时候我挺讨厌他的,每次两家人一起玩都得我让着他。不小心玩坏他的东西,我爸绝对买新的让我亲自赔给他,他玩坏我的,那绝对是不用赔的……”董事大约为了增加说服力,扯了些问题以外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这番话,倒也等于印证了杨梓梅的说词,董事套路女孩又给黄毛太子,初始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多从他爸那要钱花,把这些套路女孩的事情都谎称是黄毛太子的需求,董事的父亲自然就会支持。

    “说正题。”陈问今把话题拉了回来,董事连忙又说:“我就是想说,我不可能故意替他扛这事!黄毛太子有个大伯,最早做生意赚钱是靠黄毛太子他爸帮的忙,有钱了就对黄毛太子特别好,车是他大伯买的,黄毛太子他爸也不好说自己亲哥哥不应该,他们那代人都说什么长兄如父。所以就默许黄毛太子开着了,有时候黄毛太子没钱了就找他大伯要,从没有被拒绝过,黄毛太子自己也有分寸,不是急事一般也不开口,怕被他爸收拾。今天这事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那么大,你看这包里的东西,我打开你看——”

    董事说着,打开了杨梓梅的包,又取出里面的黑色塑料袋,是一小袋白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“就是面粉!警察是假的,我想着用面粉就行了,哪来真东西啊!本来就是想吓唬你,就用的是面粉。”董事忙不迭的说:“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吃给你看!”

    董事说完,发觉有点不对,不由弱弱的问了句:“……生面粉吃了没什么大事吧?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一边呆着,我打个电话。”陈问今语气轻松,好像在考虑算了,董事连忙退到后面等着。

    陈问今打了电话过去,之前他就是打给王帅,本来就约好了有状况就联系,王帅负责安排。

    陈问今打过去说了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“等不了下次了,现在既然逮住机会了就得下手,反正董事他爸的夜总会里本来也不干净。后面的事情你别管了,就让他们过桥洞离开,事情不会牵扯到你……杨梓梅?行啊!我之前就想留着蔷薇在身边这么使唤的,结果蔷薇跟李香和阿豹合着伙骗我钱,这才改主意把她送去我爸那,有这么个被董事调教好了的趁手工具,我留着了!这事也不会牵扯上她,你把她留下,别让她跟着一起走,晚点我跟她见面聊聊。”

    陈问今挂了电话,看见董事殷切的目光,就说:“你们走吧,以后别再来烦我了,这事替你瞒着黄毛太子,但你也得付出点代价,回头怎么表示你自己看着办,今晚杨梓梅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!没问题!谢谢黄金哥,谢谢!”董事听陈问今暗示要给好处就更放心了,什么都不要他反而得担心,又连忙冲杨梓梅使眼色说:“你好好替我陪陪黄金哥,多替我赔不是!”

    杨梓梅点点头,答应了,一时也有点怀疑黄金是不是真的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两辆面包车穿过桥洞开走了,杨梓梅问他:“就这么算了?那董事会不会找我麻烦,我今天的表现肯定不会让他满意!”

    “晚点你跟王帅见面聊,大概你也没必要担心董事了。”陈问今沿着来时的路掉头逆行了一段,准备开出去时,杨梓梅突然把手伸了过来,落在他腿上,声音里满是感激的说:“黄金哥这么帮忙,不如找个地方,让我好好感谢感谢你吧。刚才你有顾虑,现在你应该放心了啦……”

    陈问今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,笑着说了句:“安心的办法只有一个,不该做的事情不做。人把自己的内在拼成什么样了,才可能得到差不多类型的人的认可。咱俩道不同,别在我身上浪费心思。”

    杨梓梅有点讪讪的笑着说:“我只是想感谢你嘛。你这人好特别哦,没见过你这样的,有便宜不占不是白不占吗?”

    “这话没错,但我理解的完整的话应该是:有些便宜不占白不占,有些便宜占了也白占,有些便宜不如不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”杨梓梅有点懵,思索着,又觉得有点意思。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