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大隋第三世 > 第414章:落幕、新生

第414章:落幕、新生

大隋第三世 | 作者:碧海思云| 更新时间:2020-11-21 09:1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朝露殿灯火通明,将夜晚照如白昼。

    小舞、长孙无垢、水天姬等人脚步匆匆的朝事发点奔来,众人明显是听到消息就赶来了,一个人跑得头发蓬乱,俏美脸色一片惨白,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侍卫。

    “圣上呢?”小舞看不到丈夫,语带哭腔的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小舞放心,朕没事!”杨侗从人群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舞看到血人似的杨侗衣衫被割裂成片,顿时提着长裙奔来,一头扑进丈夫的怀中,失声痛哭,她所学的喜怒不形于色的宫廷礼仪,也忘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杨侗搂着小舞柔美动人的娇躯,抚摸她光滑头发,闻着她身上传来淡淡幽香,柔声安慰!从妻子簌簌发抖的身子,感受得到她的害怕。

    等小舞渐渐平静,杨侗便扶起了她:“大家都在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舞点点头,取出手绢擦去泪水。

    杨侗见到所有人都向后转,便走到了长孙无垢身边,在她脸上轻轻—吻,又吻了水天姬一下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长孙无垢娇嗔地斥他—句,却掩饰不住眼中的喜悦,丈夫并没有冷落她,刚才因为杨侗忽视她而心中生出的—丝失落,随着这—吻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刺客呢!”小舞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!”阴明月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,当看到浴血而立、龙袍残破的杨侗,顿时心中一颤,拱手道:“末将拜见圣上、娘娘,是末将的疏忽,让圣上受惊了”

    杨侗示意她平身,道:“是内贼!怪不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圣下下旨,让末将清剿宫中刺客。”阴明月更加紧张了,内贼是最可怕的贼,宫中宫女、侍卫近千人,必须要一一排查。

    杨侗笑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。

    杨侗冷冷的说道:“刺客是燕王妃那两名侍女!理应是裴氏的死士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们?”阴明月惊悚之极,做梦也想不到那个说出‘好大的雕’的娇憨侍女居然是死士:“这是末将失职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!让人收拾干净即可。”杨侗看望通明的火把,道:“朕去前朝看看,估计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!”一名女侍卫飞奔而至,“启禀圣上,文武众臣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侗点了点头,在一群侍卫的护卫下,走向朝阳殿。

    杨恭仁等文武重臣看到杨侗浴血的模样,尽皆骇然。

    “朕没事,都是刺客的。”杨侗漫不在意的坐到了王座之上。

    杨恭仁心下稍安,拱手道:“圣上,必须彻查。”

    “刺客是与燕王妃来的那两名侍女,已经被朕击杀。”

    杨侗接着说道:“燕王妃为了救朕,当胸挨了一刀,怕是活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杨恭仁、房玄龄、杜如晦、凌敬的目光变得暧昧了起来,均以为杨侗这是为了裴清华胜利假死而搞出来的一场戏。

    “杨太保、房尚书、凌尚书、杜侍郎留下。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”

    等殿中只剩四人的时候,杨侗没好气的看了四人一眼,肃然道:“一切都是真的,若非燕王妃替朕挡了一刀子,恐怕朕现在就成一具尸体了。孙思邈说燕王妃能不能活,看天意。”

    四名重臣这回相信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凝重道:“如此来说,裴氏的杀招不仅是要坏掉圣上之名,还想要圣上的命,或许这才是他们致命之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重要了,他们坏了规则,就要承受十倍百倍代价”杨侗目中闪过一抹冷芒

    “圣上是想……”杨恭仁看到了杨侗胸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杨侗想起那个无辜孩子,以及裴清华的惨状,恨声道:“这些卑鄙的小人,战场上斗不过朕,却跑来玩刺杀这一套。既然要玩,那就看谁玩阴招更狠一些,不然这些人还真当朕是泥捏的,肆意破坏战争法则!立即通知黑冰台罗刹卫,从裴世清手中救出一个名叫杨袭芳的四岁女孩,然后针对裴世清、裴寂两系进行斩草除根式的屠杀。”

    四人面色平静,只是目光深处却闪烁着惊骇之光,似乎听到了一件了不得事情。然后,这件事情只能永远烂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若她真的不在了,朕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孩子抚养长大,必须完好无损的把孩子送到朕的面前,[笔趣岛 www.biqudao.vip]绝不能出半点差错。”想到裴清华的触目惊心的伤势,杨侗心头又是一沉,虽说孙思邈有保障,但是万一呢?

    “圣上,忘尘那里要不要通知一下?”杨恭仁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今夜把他接进宫来,让他看看也好。”杨侗想了一想,觉得让杨倓看上一看也好,他看到裴清华那惨象,也算安心了,不过此事得先和家里的人沟通先,让大家都说裴清华过不了这一关。

    房玄龄拱手道:“圣上,臣以为理应将他送到无人认识的地方去出家,免得下次又被人利用来对付朝廷……对他,对朝廷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黑冰台安排吧!等天下太平了,朕还会接他回来,以便长辈就近看望。”杨侗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凌敬心头一凛,连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至于隐元坊的那些异常武士,以及他们入住的客栈掌柜也该收网了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随着大隋这几名顶级人物对话结束,一场杀戮迅速在隐元坊上演!

    金吾卫、内卫,以及阴明月的修罗卫对敌人的集结点早已探查清楚,并时刻严密监视着,得到攻击的命令后,立刻对心怀不轨武士的各个集中点发起攻击,一个个像下山猛虎一般,见人就杀,逢人便砍,哀嚎声响彻在整个坊间。

    战事持续一个时辰后,坊内已经是尸横遍野、血流遍地,企图绑架或是杀死杨倓的武士死伤殆尽,唯数不多的逃亡到坊门间,也被金吾卫猎杀干净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场战争,确切说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,那些武士个人战力或许不错,便碰到训练有素的军队,完全如脆弱的沙丘一样,手脚微微一动之间,即可将他们轻易碾碎。

    当卫尉卿李景和阴明月带着几名士兵入内,十三个集结点的近千名武士和掌柜、伙计只有三十余人存活了下来,且纷纷双手抱头的跪在地上浑身颤抖,周围站满了金吾卫和内卫,一场杀戮下来,每名士兵脸上都带着熊熊煞气。

    “禀卫尉、阴将军,已经扫荡完毕,这些活下来的人都是主动投降的,如何处置?”战甲上带着鲜血蔡薇跑了过来,请示道。

    阴明月微微看了李景一眼后,恨恨地说道:“用末将说第二遍吗?全部斩杀,一个不留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,带着一股让人心悸的寒冷,青铜面甲后的双目尖锐如剑,冷酷如冰,在这样的眼光之中,仿佛天下众生皆是可屠戮的蝼蚁一般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蔡薇心中一惊,立刻道:“全部斩杀”

    跪地的俘虏还来不及呼喊饶命,一群英姿飒爽的修罗卫凶狠的扑了上去,毫不留情的斩杀干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远处被士兵牢牢护卫的忘尘,悲悯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忘尘大师,你没事吧?”这时,李景笑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法号忘尘的杨倓苦笑着抱拳道:“麻烦了,李老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李景挥了挥手,道:“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宫。”

    “回宫?”忘尘似是不知情。

    “咱们边走边谈。”李景一伸手,几名士兵赶来了一辆马车,护卫着忘尘缓缓驶向神武宫。

    骑马紧跟着马车的李景说道:“有人刺杀圣上,差点就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有事吗?”忘尘顿时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了,他虽然遁入空门,可也多次入宫拜见长辈们,对于打下大片疆域的弟弟异常佩服,若是杨侗出事,搞不好会举国动荡,大好局面一举葬送。

    “圣上没事……”李景叹息一声,道:“隐元坊这些凶徒都是来关东世家的死士,他们企图杀你,嫁祸于圣上。而裴氏借助圣上接回燕王妃之际,于她的侍女之中安插了死士,伺机刺杀圣上……若非燕王妃挡下了致命一击,圣上恐怕难逃一劫……不过王妃恐怕是不行了,圣上让你去,也是见最后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忘尘长长一叹,这种事情他也看得太多,情知很多人只要能到达目的,绝不会考虑什么手段,又如何不知关东世家的险恶用心。如果裴清华死在宫中,他死在外面,各种脏水污水便会往杨侗身上泼。过了好半晌,才说道:“我明白了,只要我还在世一日,就被那些世家用来作文章。”

    李景叹息道:“圣上没有想过要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这么想……”忘尘说道:“圣上雄才大略,重情重义,如果他有心杀我,也没必要把我从王世充手中赎回来;虽然我深居寺庙之中,但也知道他十分疼爱三弟。他比我这个不成器的大哥出色千万倍,只有他才能振兴大隋,也只有他才能将文武二帝之遗志传承下去,继而让千千万万百姓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世间万物皆如过眼云烟,权力富贵一场梦,唯有佛心永恒无境。如果我成为朝廷、百姓的障碍…我愿意自焚残躯,以赎清过往深重罪孽。”忘尘俊美的面容上闪烁着佛光。

    到了神武宫。

    忘尘第一时间看到了俏脸苍白如纸、奄奄一息裴清华,忍不住放声痛哭一场。

    什么功名利禄、爱恨恩怨……至此全都寂然一空。

    拜别诸多长辈后,由弟弟杨侗和杨侑连夜送出了邺城…

    兄弟三人互道珍重,洒泪作别…

    若干年后,一个苦行僧出现在了辽东的穷山恶水之间,他用自己慈悲胸怀和高深医术,拯救无数贫苦山民。

    百姓为他树碑立传、交口传颂、立长生碑,然而这位相貌俊美僧人始终淡然处之,行踪飘忽无定,他一人一瓦钵、一筐药篓、一根竹杖,终此一生都游走在最偏僻险恶之地,艰苦修行……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